网站首页 - 新闻中心 - 《今日青州》电子版 - 青州人文 - 青州书画 - 青州风光 - 青州房产  
 
  第1版:人文
下一版
 
版面导航

第2版
综合

第3版
副刊

第4版
翰墨青州
 
标题导航
槐花
若过青州须吊古 范公祠下石泉深 ——北宋知青州范仲淹的人格魅力
房可壮:海翁直节动枫宸
益家园
 上一期    
返回今日青州新闻网
上一篇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
房可壮:海翁直节动枫宸

  

 ◎李继武

圣至达聪志若神,海翁直节动枫宸。
乾坤几洒孤臣泪,雨露重开列柏春。
此诗为房可壮之师钟羽正所作《赠房海客》,言语之中多有褒扬之意。但能得到官至工部尚书钟羽正如此赞誉、如此厚爱,足见房可壮为人正直,刚正不阿;为官敢言直谏,不畏权贵,大有严毅方正之气,名声气节亦轰动于明末朝野之间。
房可壮,字阳初,号海客,益都人。万历甲辰进士,授中书舍人,选御史,巡盐两淮,离任之时橐囊萧然。当时宦官魏忠贤掌权,公抗疏攻其党,被逮,几次差点被折磨致死。魏党败,开始执掌河南道。晋光禄卿,再升督察院副督御史。清朝顺治初年,起大理卿,升刑部右侍郎,“奏定律例,去烦苛,尚宽大”,制定了为国为民的新法规,后晋升督察院左都御史。年七十余卒,赐祭葬,谥号“安恪”。而钟羽正(1554-1637),字淑濂,号龙渊,益都人。万历八年(1580)进士,累官工部尚书。与房可壮有师生之谊。有《崇雅堂集》十五卷、《四库总目》流于后世。
一、疾恶如仇,不畏权势。
房可壮,自为官以来,耿直能言,直言敢谏,声震朝野。
明末,东林党以清流著称,他们多是正直朝臣或大儒,与魏忠贤等宦官,如同水火。当时魏忠贤掌控朝政、祸国殃民、残害忠良、嚣张跋扈。为打击东林党人,魏忠贤暗中搜集、罗织黑名单《东林党人榜》,房可壮名列其中。魏之爪牙还仿《水浒传》,列东林党百零八人,分别冠以绰号,名曰《点将录》。房可壮被称为“左先锋一名,天暗星、青面兽、浙江道御史房可壮”,成了魏党重点打击对象。
而此时的东林党人、大臣杨涟等也针锋相对,奋起上疏,弹劾魏之罪状。房可壮也连上《参魏忠贤疏》等三疏,直揭忠贤及其同伙。可壮说魏忠贤“为目不识丁,质蠢性狠,气雄胆粗者,得以久居君侧,浊乱朝政”,直言“请上方剑,诛太监魏忠贤”。因此,房可壮成为魏忠贤一伙的眼中钉、肉中刺。天启五年(1625)始,魏忠贤及其爪牙向东林党人大开杀戒,先后有“六君子”、“七君子”被其残害致死。此间,房可壮也被诬陷下狱,有几次几乎折磨致死。
面对魏忠贤之暴虐、残害,房可壮凛而不屈,直面迎击,所以乡贤前辈钟羽正以诗赞之,“海翁直节动枫宸”;友人赵秉忠也盛赞他,“铸铁作肝,其直如矢”。
另外,房可壮还以《揭黔师失利疏》等纠弹时任总督杨述中、巡抚王三善等人的失职和错误;又以《纠劾不职有司疏》等,为民请命,为民除害;以《严处枉杀案疏》等主持正义,为民伸冤。
二、拒绝馈遗,惩治贪墨。
房可壮,拒绝馈遗,惩治贪墨,百官肃然,深得民心。
盐税是国家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,淮扬更是盐业生产流通的重地。天启初年,房可壮任钦差南直隶巡按御史,巡查两淮盐政兼理地方事务。来此巡按盐政,一向被视为美差,盐商向巡盐官员行贿极为寻常。房可壮到任之后,不仅拒收了数十万贿金,而且还对盐业管理进行细致规划,完善盐业制度,发展商业经济。他向皇帝上疏说:“就盐而言其大体,公则利,私则弊;就商而言其大用,利则通,弊则塞。利国而不病商,益上而不损下,实惟端本清源之要也。”其“利国不伤商,益上不损下”的策略,加之有效调控,原有的赋税问题立马解决,利国利商。为此扬州知府杨嘉祚对可壮十分钦佩,称赞他:“其言也,洞根彻梢,察隐烛微,盖公天挺谅直,发于纯忠者既恳,是以笔发而引绳切墨。”
任职期间,他还揭发了福建巡抚张学圣、宁夏巡抚孙茂兰、临朐知县童本胡等贪官污吏,并参劾处理了一批地方贪官。清顺治九年(1652),皇上敕谕都察院,令其对各衙门和地方官分别以善恶是非。有资料显示,当年十一月十七日,都察院房可壮上疏,弹劾福建巡抚张学圣。疏文核心部分说:郑成功所以不降,乃闽抚张学圣贪秽启之。张学圣在闽数年间,不能张国威而布皇恩,在探知郑成功率军远出之时,贪其厚赀,率军直入其老巢,席卷其所有,致使郑成功以索取原物为由名,称兵煽祸。又不闻学圣整军遏剿,只借出巡之名远避,且谢事以养病,任地方之糜烂,弥救无术,误国酿乱。而福建按臣王应元亦明知抚臣之贪,而又无一言上奏,亦有罪过。上疏之后,皇上令吏、兵二部察议。经察议,贪秽大僚张学圣被撤职法办,大快人心。
三、举荐贤才,任人唯能。
房可壮,慧眼识人,一心为公,提拔新人,不遗余力。
明天启元年,辽阳失陷,边关告急,急需有人到前方坐镇指挥军事防务。此时魏忠贤奸臣当道,祸乱朝政。房可壮上疏推荐李三才出任边防统帅以救危亡。李三才,字道甫,河北通州人,万历进士,累官至南京户部尚书。三才敢于抨击时政,有勇有谋,一向反对太监干政,被魏忠贤等视为“奸雄”,排挤归田。在此国事万分紧急之时,需要能胜大任之人。李三才堪当其选。在举朝无措之际,朝廷批准了房可壮此疏,立即起用李三才。辽东监军御史方震孺,因不愿阿谀屈服魏党,被忠贤诬以罪名下狱,可壮奋笔上疏力救。可壮还推荐了另外几个人:河北白养粹,山东王象乾、邢慎言、高捷、冯瑗。其中邢慎言是青州人,兵部尚书邢瑜之子;冯瑗是临朐人,王象乾是新城人。
可壮对李三才等人的推荐、对方震孺的力救,无不反映了可状在任用贤才上的不遗余力。
崇祯皇帝即位后,魏忠贤一伙被惩处。房可壮被重新起用,任河南道掌道御史。原阁臣中的魏党人物被清除,需要重新补充阁臣,房可壮参与了会同推荐选任事宜,且敢于直言。当时一次就推举了钱谦益等十一位候选人,后来虽然也因个别不良官员问题受到牵连,但在选贤任能方面,却值得敬重。其《荐李三才疏》《荐盐官疏》等疏文成为其推荐贤才,敢于用人的最好证据。四、民惟邦本,体恤民情。
房可壮,以民为本,体恤民情,为民请命。
明万历四十三年,青州地区大饥,人相食。天启初年,灾荒复加,旱、雹、蝗连祸人间。此次灾荒漫及山东全省,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难以生活。面对此情此景,房可壮心情沉重,以“民惟邦本”“民瘼堪忧”之情上疏《东省灾情乞赈疏》,恳请皇上对灾区人民做好安排,或蠲或赈,避免内乱发生。疏文言辞恳切,读后令人荡气回肠,叹息不已。他还以《请蠲派灭乱疏》提出农民“加派”之苦,“请蠲派之令早下”,为农民减免或者减轻负担呼吁。其《雨雹忽作》诗:“一声霹雳破沧浪,五月寒冰降下方。突兀云合天尽黑,可怜麦熟地空黄。朝廷原自勤农事,官吏何曾问远乡。满眼流亡图不绘,只将宵旰付君王。”此诗就充满对农民的同情和对庸吏的针刺,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。
五、劝诫皇帝,忧国忧民。
房可壮,更是直言抗疏,为国为民,美名后世。
万历后期,神宗皇帝贪恋财色,深居宫中,不理朝政,致使职官员缺,臣工怠政,纪纲紊乱,政令不通。泰昌元年(1620)房可壮上疏呼吁改变这种局面,时任广西道监察御史。疏中说,此乾坤何等时,天人交儆,内外交困,岂容悠悠忽忽,泄泄查沓。欲改变这种局面,大僚要起表率作用,吏部要认真负责起来,上下一心,才能奏效。此疏虽被内官留滞并无回音,但也表现了其忧国忧民的情怀。
顺治九年(1652),房可壮晋升为左都御史加太子太保,成为国家最高监察长官。当时,顺治帝亲政不久,乐于射猎,崇信佛教,怠疏朝政;满洲贵族大量圈占土地;用兵不断,国家赋税使老百姓困苦不堪,流离失所。针对这些弊端,房可壮上《请隆治安永图疏》。此疏以“天人感应”之说,劝诫顺治帝敬天爱民,敬崇圣道;亲近儒臣,屏息旁流;停省游猎,减不急之费。又指出满洲贵族圈地给老百姓带来灾难,民生困苦。这都关系到社会稳定、长治久安的问题。可见其忧国忧民、以民为本之心,其疏对抑制时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
顺治十年(1653)春,房可壮以年老乞休,十月病逝于家。朝廷谕赐祭葬,赠官少保,谧号“安恪”。据说其被安葬于青州北关东侧准提庵址处。
房可壮,宦海沉浮近五十年,经历了两朝五帝,三次出仕,三次被贬,可谓一波三折,历尽沧桑。房可壮擢升御史后,“公素倜傥,重声气,不轻为然诺”;入西台后,“益以澄清为任,纠弹奸邪,不遗余力,直声大著”;巡盐两淮,“却羡金数十万,旋时囊橐萧然”;时魏忠贤掌事,朝堂一片乌烟瘴气,附之者唯恐不及,公与杨、左诸公同志抗疏攻之,以“请上方剑,诛魏忠贤”之语震慑魏忠贤党羽;后起大理寺卿,升刑部右侍郎,“定律例,去烦苛,尚宽大”;晋总宪后,“绝馈遗,惩贪墨,抗疏论,列势要,百僚肃然”。在其长期担任监察御史、都御史期间,写下了大量的上疏之稿,弹劾贪官污吏,纠正歪风邪气,伸张正义正气。
房可壮,他的忠君爱民、他的不畏权势、他的疾恶如仇、他的耿直公正,他的唯才是举,无不来自于他的“以民为本”“民惟邦本”的“亲民爱国思想”。
参考书目:
康熙六十年《青州府志》
康熙《益都县志》
房崇阳编著,《房可壮与偕园》,济南出版社,2016年。

上一篇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
 
关于我们】- 【联系方法】- 【投稿信箱】- 【《今日青州》电子版】- 【版权声明】- 【招聘信息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今日青州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服务热线:0536-3233110 邮箱:qzjrqzw@163.com 地址:山东省青州市市委院内 邮编:262500

版权所有 今日青州网 鲁ICP备09049827号